SHESHUI.ME

2021 年总结:施虐的一年

最后更新 Feb 09, 2022

2021 年总结:施虐的一年

这一年写的日志很少,在自己博客网站开放的文章也才十来篇,有一些博友在留言交流中会被问到,为什么我的博客好久没有内容更新了。其实自己也会想这个问题,大概除了所谓的“忙”,我想自己的年纪大了也是其中一项,身边要顾及的事情越来越多,工作与生活中也存在一些撕裂。有时候真想要写点东西,却又发现可记录的东西太多,短时间没有核心主题进行切入,而如果只是记录流水账,似乎意义也不大。

但,在我翻看过去好多年前的日志发现, 哪怕流水账也是值得回味的 ,会让自己形成更多思考。 所以,在2022年我会更多的记录一些日志,回归“点滴记录生活、见证心路历程”的博客初心。而在此之前,自己也决定在春节假期这段时间对自己的博客站点进行一个改版,从信息内容梳理、风格样式定义重新开始… 这里也会记录本次改版历程:博客改版:重拾技术技能

概述

经历了2020在家大半年的闲晃时光,于2021年1月20号(农历新年前)再次外出工作。

为什么是1月20号,那一天美国大选结局已定。川普走出白宫,拜登走进白宫。结论出来前都说川普会赢,结果被打脸了。

准确说2021已经过完了,继续这篇总结的时候已是2022年1月,虽然距离这一年的农历新年还有一个月,还是期望如今患有拖延症的自己能在这个月把总结归纳好。

我似乎不太知道今年这个总结该怎么叙述。以下是我作为在职人员做的一个公司总结,即是对公司治理文化的一种反面写照,同时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一个反思。

大事

2020年11月 WENGER出生记:生命中的礼物欢乐而平和 博客栏目调整为“贝比乖文”;

2021年01月 鲜花盛开的季节里是再次出发的起点 入职新公司,4月份顺利通过试用期;

2021年10月 2021 Saas业务战略共识研讨会

2021年12月 2021年度核心共创会&规划会

旅行

这一年是不可能自由旅行的,正如这一年老板对自己的评价“性格便好自由…” ,但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

跟欧导约过几次再攀船底顶的计划也没有最终成行,所以,这一年的旅行就纯属在工作地与家之间的来回折返。一路上只有音乐陪伴…

朋友

大概十月份期间,会见了当年在G市做IT项目外包的曾总,这也算是第二次相约会面,在他公司办公司喝茶已下午,过程中李总也来了,他之前也跟着曾总做外包,现在改做知识产权方面的业务了。而曾总转型做在线法律咨询平台的运营,同时也开始了淘宝卖货。

芬妮, 合作最多的同事 ,工作上有1352次交流,最多的一天发生在5月26号,这是工作IM提供的统计信息。

我依稀记得3月份Ta入职的时候,走错了厕所,原以为是个男的,没想是个妹纸。入职之前已经从HR那听说我们会有一个厉害的、很气质的销售负责人入驻我们商务部门。在后来的工作交流中我们有过一段紧密合作,闲暇之余我们在工作、社会交际上的交流,期间让我受益很多。

BO哥,4月份入职的,后来成了芬妮的大哥,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活动出差,在公司车上,芬妮说BO哥没来感觉没有了安全感,可见两位的关系不一般,或许这就是有工作上的共同语言。

BO哥,双鱼座气质少年,长得就是一张少年脸蛋,他是市场部的负责人,慢慢的也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我们开始有很多的沟通交流。并在对待工作上的问题有很多类似观点,于是我们就走到了一起。从而也有了我们的“3P”群。

“3P”群,这是我们日常吐嘈、嘲讽,也是约会的地方。出差回来或工作之余吃饭喝酒打发时间的社交群。

工作

按往年的思路,工作总结有更多的初心,如今发现光有初心不够,还得要有“高度”。 在此引用交付公司日常工作的一些总结,作为对这年工作的思考与反思。

我越来越发现什么叫“大头症”,什么叫自己骗自己。人最应该在乎的就是不要在乎别人对你怎么看,而是自己对自己是怎么看。

2022年2月9日,过完了一个春节,前一年的总结还没结束… 越来发现自己的拖延症需要快速得到有效治疗。

继续关于个人工作的总结:从业(打工)这么多年,已经到了不得不面对再次转型的时间,如果再继续下去,后续带给自己的转型成本会越来越高。这两天也思考了关于如何转型的问题,回想三四年前还在VipShop的日子给自己转型的界定是“离开办公室”,也就是需要有自由度空间,而不能仅仅停留Office的状态。

关于个人接下来的发展计划,近期自己还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更多的思考。在此,先结束这个拖沓周期漫长的年终总结。

—— End. GZ Office 2022.2.9

评论

comment

暂无留言。

* 先[预览],后[提交]。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