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SHUI.ME

2020 年总结:跌宕起伏、困难与庆幸的一年

/

这也许是一直以来总结最晚的一年,截至今天已经是2021年1月末了。迟来的年终总结,总会是因各种原因引起,心情、日常生活以及其他的各种不确定。

社会层面最新信息:受疫情(CCP-Virus)影响,2021年的春节需所在地的核算检查证明才能返乡。当然,这都是在自己预料当中的事情,CCP的玩法及套路自己已经有过深入了解,加上2020年的“今年你健身了吗”运动,更加深了自己对邪魔制度的认知。

2020年也许是自己写日志最少的一年,这一年的大致流水可以概括如下:

1、四月份主要因病毒的原因而离职了自己工作很长也中意的公司,这算是一个跌宕;
2、离职后的自己参与了澳喜的一点点事情,但后续因农场的各种爆雷又从”参与“退为”关注“状态;
3、不知不觉到临近年底的11月份,喜获少年小哥。而后也开始了一楼的装修工作;
4、最后庆喜自己在2020年过去的第一个月获得了新的工作职位。

疫情,其实我并不认为这仅仅是疫情,实质是生化武器,生物战争。当然,我不确定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或证据来说明此事,但从自己了解掌握的信息,相信这场病毒战争在历史上一定会被定义,以及让整个人类所铭记。

自己最早知道这个事情时再2020年元旦假期在家看信息时,当时顺口跟我妈说有类似跟2003年“非典”一样的病毒了,要稍加小心留意。当时信息显示发生病毒疫情的时间时12月25日,地点是WH。从元旦假期返回工作地时,所有同事依然相安无事,知道临近春节假期,大概在1月21日的时候,公司开始有人讨论此事,相信那个时候墙内的新闻信息已经开始炸屏了。然后就有了公司前台提供发放口罩的服务,很多同时因为恐惧而去前台抢领口罩。

为什么时在1月21号开始信息炸屏,后来分析这应该跟Lude 从美丽女博士取得确切信息后,在1月19日的直播有关,从1月19日就以自媒体的形式真正明确了这个病毒的不简单,而后健身教练也说了,邪教完全有能力做出这类病毒。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基本是在默默听完同时关于病毒的各种讨论后,稍加回复一句:这个事情未来会让你们基本发凉,超乎你们的想象!后来事情发展确实不出所料,对世界的影响也必将载入历史。

旅行

从2019年开始基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旅行,应该用奔波俩字形容更为妥当。2018年经历了自建房工程,2019年全年基本就是工作地与家庭两头跑,每个月回去那么一两次,假期当然也会回去。来来回回花费了不少钱跟时间经历,每次一千多的路费油费,每一趟来回用时12小时是我在2019年的生活常态。

最近有老友在群里聊起明年再赴扎溪卡(川西北藏区)时,我对自己这几年的经历给出这样的总结:

2016,松格玛尼石经城;
2017,阿里大环线;
2018,重装徒步K2船底顶;
2019,装修奔波;
2020,保命活着;
2021,鲜花盛开的季节里是再次出发的起点。

来年,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有真正的旅行计划。按现在的社会疫情状况以及个人的经济状况看,使得旅行计划变得不太乐观。

家庭

众所周知,2020这一年,因为各种原因我于4月份选择了离职,然后便在家里呆着,陪伴着贝比乖宝,后来还有文格。每天负责一天三顿饭的同时,也要给他们洗漱,安排他们的生活。有时下午也带她们去散步,而不知不觉这一年就过去了。

目前为止陪伴贝比的时间相对较多,毕竟她年龄也是最大的。乖宝在这一年成长中,也变得越来越天真可爱了,有时她甚至也更懂事。

这一年贝比的花花功底得到了很大的进步,当然这少不了她妈咪的日常鼓励,教育方式很重要。这样她可以大胆的去花她自己想画或想表达的事物,不管如何我们都是已鼓励为主,这一点很重要。

—— Updated 2021-02-07 17:00 ——

暂无留言。

非本文主题相关的留言请到:留言本

给我留言 Say something...

* 先[预览],后[提交]。

insert_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