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师,一位记忆中的小学班主任

分类:记录

/ 发布:

就是这位老师了,还是年青帅气,刚才在网上找,找到这张相片一看,就是王老师,记忆瞬时又清晰起来了。

今天午肯睡时,梦到了小学的数学老师:王建明老师。很是奇怪,说奇怪,倒不是说王老师不好,也不是说我对他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只是确切说来,我不是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许许多多对我好的人,或亲人、或朋友、或同学、或老师,我都好似不太放在心上,分开后,我就很少提及他们的好,很少表达对他们的谢意、思念,久而久之,我的家人们、亲人朋友们、甚至于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虽然还算不上是白眼狼,但至少算不上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今天,却梦到了二十多年来未曾见过的王老师,当真是奇怪了。

王老师是在我小学三年级时来到学校的,只是,二十年时光侵蚀,我脑子里已浮现不出他的相貌来,只是依稀记得,那会的他年青、有朝气。

王老师到学校后,便接替肖仁元老师,教我们数学,也担任我们的班主任。初时,也没有太多想法,反正老师都差不多吧,谁教谁不教,总该是没有太大分别的吧。只不过,日子久了些,我便渐渐喜欢上王老师的课了。他和以往的老师不同,他的课,往往只是上半节的,余下的时间,便布置些许作业,只要做好了,给他检查过,合格的,就可以出去玩了,这样,我们的想着出去玩,学习热情就高了,整体成绩也好多了,还多了许多玩耍的时间。

王老师也不喜欢占用别的科目时间。之前,体育课、音乐课几乎就是没有的,记得有许多次,音乐老师都已经站在了讲台上,语文,或者数学老师一来,音乐课便泡了汤,就只剩下满腔愤懑了。但王老师不同,他来后,我们的体育课、音乐课就多了,偶尔他也会亲自给我们上音乐课、上体育课,还记得他教我们唱的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浆》,还记得,他带着我们在篮球场上玩投篮游戏,直玩到灰尘满天,活脱脱变成一群灰兔子。

除了课堂上的变化,生活中,王老师也给了我许多帮助。比如下雨天,他把雨衣给了我,自己却冒着雨骑车出去了;又比如,我偶尔中午放学迟了,不想回家吃饭,他便将他的饭菜分给我吃;还有一件事,也是我不得不说的,那会,我家里穷,每期开学时,父母便为了学费伤透了脑筋,无论他们怎么拼了命劳作,却总是凑不够三十几玩的学费,看着父母焦急的样子,我就和母亲说,我去找王老师吧,让他帮忙先在学校欠着。就这样,我来到王老师的办公室前,踌躇许久,你开了门看到我,问我什么事。我嗫嚅着,“王老师,你能不能先帮我把学费欠着,过些时日,再给你。”“可以啊,我带你去拿书吧。”你爽快的答应了。多年后,我才从一同学的父亲口中得知,其实王老师每期都要答应许多学生的欠款,甚至有些同学,上期的还没交清,这期的又要欠着,而这些费用,都是需要从王老师的工资中扣除的。

当然,我和王老师之间也闹过不少笑话。记得有一次,他在学校的米吃完了,要从我伯父家买些来,他便用他独有的遂川普通话和我说,“永禄,明天来上学,记得给我从你伯父家带两十斤米过来。”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提着两斤米去学校了,一路上我一直想:今天星期四,还有中午和下午两餐,星期五有三餐,星期六早上及中午有两餐,一共是七餐,一餐二两多,怕是不够吧,难不成王老师食量小了现在。结果到学校,王老师笑了,“永禄,叫你带两十斤,你给我带这点,怕是明天下午就要断粮了。”我便羞红了脸,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也还记得,五年级快毕业那会,王老师要我送一张相片给他,好作个留念,第二天,我便开心的送了一张一寸证件照给他,他看了大笑,“永禄,你这相片,再过几年,老师老了怕是看不清了,你好歹也要送我一张大点的全身照吧?”只是,那时候的我特别傻,却不知道要王老师也给张相片,作个留念,这些年来,一直觉得遗憾。

再后来,我读完了小学读中学、读完了中学读师范,直到后面出入社会工作,却再也没见过王老师了,只知道,后来他去了我念书的中学教书,再后来,又调去了于田一所中学当校长,只知道,你后来总在学校说起我,跟你的学生讲:你们学习啊,要像永禄一样,要动脑子,就是天天玩,也能考出好成绩。只是,王老师,你的夸赞,让学生无颜面对啊。

如今,王老师应该也已四十好几了吧,学生惭愧,这些年来,一直未能和你一通音讯,以至于我想念起你的音容,都无从忆起。也只能祈求:王老师,原谅你这位无情无义的学生吧。

via: user.qzone.qq.com/476952505/blog/1447760668

最后更新:2015-11-25 19:12

——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 文章转载自:涉水的博客 http://sheshui.me ] ——

评论列表

  • 每当走过老师窗前,静静的深夜 群星在闪耀,老师的窗前灯火明亮

    涉水2016-06-23 11:12

给我留言 Say something...

* 先[预览],后[提交]。

insert_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