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当年第一次打工的地方

分类:回忆

/ 发布:

利航船舶机械厂,找到这个地方,就找到了我当年第一次打工的地方。斜对面的厂房算是这附近比较大的一个,2003年整个暑假,我就呆在这里,因为不懂任何技术,我只能从刷胶水开始,甚至还是当时舅舅在厂子里做主管给予的特殊照顾。否则,我连刷胶水的份都没有。

进入厂房,左手边就是我当年干活的厂房,一个专门生产高档木门、防火门的工厂。老板是广州人,她每个月都会来厂房一趟,日常厂子里的管理工作都是一个厂长跟两个主管一起管理,二舅主管木工类的生产流水,另外一个主管则负责喷漆流水…右手边一楼是油漆操作间、二楼堆放一些杂七杂八的材料,三楼则是二舅他们的宿舍。在厂子里的近两个月时间,没日没夜的干活,最终发现自己刷胶水+搬运工挣了一千多块,只能说基本把一个学期所需的生活费挣到手。但可惜的是,在我离开时,还不能第一时间领到工钱,只能再等上一个月让二舅帮我代领。于是,开学在即,我也算一分钱拿到就得回家返校。

回到家里,独自忙完暑期稻谷收割得母亲一脸无奈,也一脸心疼。无奈得是下个学期得生活费花销还没有,心疼的是感觉我在外面工厂干的也不太容易…

下半年开学在即,学费已经不菲,家里也是东拼西凑才凑齐,于是,还得再去借一些钱应对我开学就得花销的生活费。

楼梯下方就是厕所+洗澡间,珠三角地区的夏天就是热,所以拎着桶装满水就可以开始畅快淋漓得沐浴了,尤其是在结束一天得幸苦劳作后,一桶冷水从头到脚淋上一遍的那种爽快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甚至在多年以后的今天,入住在所谓的星级酒店也再找不到当年一身疲惫后冷水浇下来的舒坦畅快。

楼梯上去就是我当年跟工友们住在一起的宿舍,几个铁架子床,甚至连床板也是在哥哥和我到达厂里后,二舅临时从厂房的木料板材中切割出来的。于是,从到达厂里的第一晚开始,我跟哥哥就住在这个连玻璃窗都没有的房间里,蜘蛛网在房间天花板横七竖八的… 那晚我躺在床上甚至开始有些不习惯与不适应,这与学校那亮堂的心宿舍差距有些大。我们睡在这里除了躺在身底下的木床板及凉席之外,我们甚至连床单都不需要。

来到厂里的第一天,有些漫长,却也好像很快就入睡了。我跟哥当天下午抵达厂房的第二天,我们就得开始在工厂里干活了。哥哥因为懂得木工技术,于是他可以做一些木工类的工作。而我,只能靠二舅照应,托木工流水线上的一组刷胶水压制木门板的工友帮忙带着我开始这项刷胶水+搬运工的工作。

这是宿舍走廊,也算是阳台,工友的衣服鞋裤都在这里晾晒。上楼梯后第一间就是当年我跟哥哥住过的房间,而走过去几间是女性工友的,当时的男女混搭在这样一层楼里,我真心没有想过是否有非礼等事件发生。但后来,跟我同住在一间房的四川工友说他晚上遇到过一个贼进入我们房间,当时他没睡着,看着贼拿把菜刀就进来了,不过他很淡定的朝贼摆摆手,那贼就走了… 开始我以为他吹牛,第二天听厨房师傅说菜刀不见了,我才认为这事是真的!

早上七点上班,干到下午6点吃晚饭,晚上7点继续上班到10点,个别时间通宵。在下午六点到七点的这段时间里,饭后我会坐在宿舍楼的楼梯上,看着这江面,总在思考着什么,却什么都没想,也许就是发呆。

每天的干活留下的疲惫让你忘记了自己是谁,甚至我会非常怀念在大学校园那种“无聊”、“郁闷”的悠闲生活,我甚至开始叹息在学校过的真TM太舒坦了,那时的我真心很期待早点开学,早点回到学校… 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状态。

回憶錄

最后更新:2015-08-17 10:21

——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 文章转载自:涉水的博客 http://sheshui.me ] ——

暂无留言。

给我留言 Say something...

* 先[预览],后[提交]。

insert_comment